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江 南北

小哥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——用平凡的视角,记录孩子成长的每瞬间。用朴素的文字记录孩子成长的每一天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夜半逾城——三毛  

2011-06-22 20:31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喜欢一篇文章多半是由于被一个好题目所吸引,《夜半逾城》就是一个很好的名字,三毛的书没有全部读完,喜欢她文字透露出对生活的真诚,超然的人生态度,和她的才气。

夜半逾城——三毛 - 小哥俩 - 大江 南北

 

敦煌的夜晚,在旅馆客厅里跟海涛、伟文等几个朋友坐了一会儿。我变得沉静,海涛几次目视我,悄悄对我说:“三毛,去睡。”
        其实我正在紧张,潜意识里相当紧张。

明天就是面对莫高窟那些千年洞穴和壁画的日子。

那一夜,独自在房间里,对这一件全新的毛线衣——石绿色,那种壁画上的绿,静静地发愣。天,就这么亮了。

三五个人过来问我:“三毛,兵马俑和莫高窟比起来你怎么想呢?”

我说:“古迹属于主观的喜爱,不必比的。严格说来,我认为,那是帝王的兵马俑,这是民间的莫高窟。前者是个人野心和欲望的完成,后者满含着人民对苍天谦卑的祈福、许愿和感恩。敦煌莫高窟连绵兴建了接近一千年,自从前秦苻坚建元二年,也就是公元366年开始……”

我突然发觉在听我讲话的全是甘肃本地人,我一下子红了脸,停住了。

其实,讲的都是历史和道理。那真正的神秘感应,不在莫高窟,自己灵魂深处的密码,才是开启它的钥匙。

在我们往莫高窟开去的时候,我悄悄对伟文说:“你得帮我了,伟文,你是敦煌研究所的人。待会儿,我要一个人进洞子,我要安安静静地留在洞子里。 并不敢指定要哪几个窟,我只求你把我跟参观的人隔开,我没有功力混在人群里面对壁画和彩塑,还没有完全走到这一步。求求你了……”

“今天对我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。”我又说。

当莫高窟连绵的洞穴出现在车窗外时,一阵眼热,哭了。

当那位西北姑娘,研究所里工作的小马——马育红,为我把第一扇洞穴的门轻轻打开时,我迟疑了几秒钟。“要我为你讲解吗?”小马亲切地问。“我持续看过很多年有关莫高窟的书,还有图片。”我说,伟文拉了她一下。我慢慢走进去,把门和阳光都关在外面了。

我静静站在黑暗中。我深呼吸,再呼吸,再呼吸。

我打开了手电筒,昏黄的光环下,出现了环绕七佛得飞天、舞乐、天龙八部、肋侍菩萨。我看到画中灯火辉煌、歌舞蹁跹、繁华升平、管弦丝竹、宝池荡漾——壁画开始流转起来。

我仰望菩萨的面容,用不着手电筒了,菩萨脸上大放光明,眼神无比慈爱,我感应到菩萨将左手移到我的头上轻轻抚过。

菩萨微笑:你哭什么?

我说:苦海无边。

菩萨又说:你悟了吗?

我不能回答,一时间热泪狂流出来。

我在弥勒、菩萨的脚下哀哀痛哭不肯起身。

又听见说:不肯走,就来吧。

我说:好。

这时候,心里的尘埃被冲洗得干干净净,我跪在光光亮亮的洞里,在没有了激动的情绪。多久时间过去了我不知道。

请菩萨安排,感动研究所,让我留下来做一个扫洞子得人。我说。

菩萨叹了口气:不在这里。你去人群里再过过,不要拒绝他们。放心放心,再有你来的时候。

我又跌坐了一会。

菩萨说:来了就好,现在去吧。

伟文说:“走了,去我们所里吃中饭。”

我笑说:“唉。”

跟伟文在食堂里吃过了中饭,研究所里的女孩子们请我去她们宿舍坐坐,我满含感激地答应了。

往宿舍去的小路上, 一个工人跑上来拦住我,好大声地说:“三毛,我得谢谢你,当初我媳妇儿嫌我收入不高,又在这个远离人烟的地方工作,不肯答应我的求婚,后来她看了你的书,受到了感动,就嫁给我了。现在呀,胖儿子都有了,谢谢你这大媒人

我握住这个人的双手,眼里充满了笑意。

夜半逾城——三毛 - 小哥俩 - 大江 南北

 

“远离人烟吗?真的。就我们所里这一百多人住在这里,一星期进一次城。冬天游客不来了,更是安静。”一个会讲德语的女孩子说,她是接待员。

“想离开吗?”我靠在床上问她们。

“想过。真走到外边去,又想回来。这是魔鬼窟哦——爱它又恨它,就是离不开它。”

“女孩们说:”那就留下来。“

我用衣袖蒙住了眼睛,说:“来了就好,现在得去,没有办法。“

黄昏了,我们在莫高窟外面大泉河畔的白杨树林里慢慢地走,伟文不说什么话,包括下午我们再进了一个洞,爬架子,爬到高台上去看他的临摹,他都不大讲话。我们实不必说什么,感应就好了。

“那边一个山坡,我们爬上去。”伟文说。

我其实累了,可是想:伟文不可能不明白我身体的状况,我想他带我去的地方,必然是有含义的。

夜半逾城——三毛 - 小哥俩 - 大江 南北
 

我们一步一步往那黄土高地上走去,西洋照着坡上坐着的3个蓝衣老婆婆,她们口中吟唱着反复而平常的调子: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 弥陀佛——”一面唱一面用手拍打着膝盖,那梵音,在风中陪着我一步一步上升。经过老太太们时,伟文说:“距离这里40公里的地方,有一座佛寺,老太太们背 着面粉口袋,走路去,要好几天才回得来,她们在寺里自己和面吃。”我听着听着,就听见好像是老太太再说:“好了,好了,来了,来了。”

山坡的顶上,3座荒坟。从那望下去,沙漠瀚海终于如诗如画、如泣如诉在我脚下展开,直到那天的终极。

我说:“哦,回家了,就是这里了。”

伟文指指3座坟,说:“这是贡献了一生给莫高窟的老先生们,他们生,在研究所里,死了也不回原籍,在这里睡下了。”又说,“清明节刚过,我们来给他们上坟呢!”

“伟文,你也留在这里一辈子?”我说。

“唉。”

“临摹下来的壁画怎么保存呢?”

“库存起来。有一天,洞子被风化了,还有我们的记录。”

“喜欢这个工作吗?”

“唉。”

“上洞子多少年了?”

“5年。”

“将来你也睡在这?”

“是。”

夕阳染红了一大片无边无际的沙漠,我对伟文说:“要是有那么一天,我活着不能回来,灰也是要回来的。伟文,记住了,这也是我埋骨的地方,到时候你得帮忙。”

“不管你怎么回来,我都一样等你。”

“好,是时候了。”我站起来,再看了一眼那片我心的归宿,说:“你陪我搭车回敦煌市去。”

“明天,我要走了。”我轻轻说。

“唉。”

“以后的路,一时也不能说。”我说,“我们留地址吗?”

“都一样。”伟文说。

“我也是这么想。”我又说,“我看一本书上说,甘肃有一种特产,叫做苦水玫瑰,它的抗逆性特别强,香气也包含馥郁,你回去,告诉所里的女孩子,她们就是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年纪轻轻的,天天在洞子里边面壁,伟文,这是你的事业,不是企业。我们知道做事情和赚钱有时候是两回事,对不对?”我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是这么看。”

“谢谢你们为敦煌所做的事情,也谢谢你给我这两天的日子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我给你讲个故事,就散了。”我开始说,“很久以前,一个法国飞行师驾着飞机,因为故障,迫降在撒哈拉沙漠里。头一天晚上,飞行师比一个漂流在大海木筏上面的遇难者还要孤单。当天刚破晓的时候,他被一种奇异的小孩生叫醒,那声音说,请你……给我画一只绵羊……”

伟文很专心很专心地听起《小王子》的故事来。

“很多年以后,如果你偶尔想起了消失的我,我也是偶然想起了你,伟文,我们去看星星。你会发现满天的星星都在向你笑,好像小铃铛一样。”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